余佳文现象不是单独的个案,五大力量将他们一步步推向“深渊”-克里焦点网

最近几天,余佳文又火了。如果将审视的目光变得低级别一些,将评价的标准设定在传播到达率上,以低成本、甚至是免费的却能够引起公众的关注和热议,那么余佳文无疑是一个大赢家。不得不承认,余佳文,你赢了,连道哥也憋不住要说上两句了。

虽然余佳文通过自己的出位表演,让自己被免费关注和传播,达到了传播的效果,甚至还可以用“共享经济”这样的时髦词语来描述当下的“成功”局面,即免费将大众的“认知盈余”力量借用了一回。

但是,回归其创业者的本职身份,被标签为90后的他,被身后更多的90后创业者确立为榜样和师兄的他,当下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是否真正能够衬得起其应该有的身份?这种免费的传播又是否能够消费得起,是否真的是有益而无害吗?

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需要冷静的思考,而非图口头上的一时畅快,骂几声就了事。因为造就今天的余佳文现象,有其自身的原因,更有我们旁观者不自觉所提供的一切的助力。我们一起将这样一个草根树为英雄,同时又在一步步刺激令其高潮,最终将其推向高潮瞬间的无底深渊。或许牺牲的只有一个余佳文,但伤害的却是整个的创业群体,整个的社会生态。

1、媒体力的平民化与代言人需求的刚性

余佳文更多的是被媒体所追捧起来,因此分析其背后的缘由必须从媒体起步。

当下的社会,曾经占据了媒体中心地位的传统媒体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荣光,更多去中心化的媒体力量的兴起。他们拥有了媒体力内容和渠道的两要素或仅拥有其中一点,但都实实在在的产生着媒体影响。

诸如微信的兴起,一些草根大号通过转载和抄袭一些心灵鸡汤或热点文章,不断吸聚着注意力,形成独特的渠道传播能力,慢慢演变成为更多的舆论场。

而一些拥有独立见解的所谓自媒体人,拥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和思想,通过写出来、说出来、演出来的方式,成就了优秀的内容。通过内容的传播,又拥有了自己独到的媒体能力,更有甚者,拥有了独特的内容和自有的渠道,诸如“罗辑思维”和“吴晓波频道”的自媒体大号平台。

诸多的群狼,分食了曾经传统媒体中心化传播的荣光。让传统媒体彻底瓦解的同时,也让更多曾经在专业化媒体组织内的诸多从业者,散落到了民间,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这样的一个过程的最显著特征是,在曾经秩序的瓦解和新秩序正在形成的关键时期,媒体进入了平民化发展的新阶段,更多的普通社会个体拥有了低成本赚足眼球的能力,甚者说是拥有了媒体能力,诸如马佳佳等的90后群体,通过更多各种角度切入的个性化表达,让急需甘露或者新闻爆点的民间力量得到了满足,因此一个个高潮就不断迭起。

一个社会偶像和社会热点事件需要经过层层筛选和各种关系才能够进入到大众媒体,然后进行包装传播的时代,被一种民间自我表达,被急需爆点一举成名的一些拥有媒体力的民间力量甚至是央视这种没落的传统媒体所需要。于是各种爆点和偶像就被催生出来。

媒体力的平民化,让自我营销成名的成本降低的同时,成名所带来的品牌效应又让那些拥有故事性、媒体力、炒作点和流量的代言人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热钱不断注入其中。更多的平民和草根拥有了媒体力,将自己与自我品牌形成连接之后,又将自己与资本形成了连接,造就了诸多的投资故事。

曾经的热点事件,马佳佳与黄太吉,其进行的所谓创业,在道哥看来更像在经营一种媒体,更为准确说是一种自媒体,一种拥有个性特征的媒体事件。只是这一事件被传播和认知的载体是一个生意或者一个项目,然而其发挥的作用都在媒体传播力和打造主人个性化品牌的功用上,而非项目本身。

成名之后的这些主角,成为了那些拥有热钱的投资人进行资本运作或者媒体传播的代言人和载体。集聚品牌效用,拥有流量入口的每一个个个体,都是一个人肉牌的品牌传播工具和赚钱工具。

或许你我会去质疑,为何如此多的热钱会选择如此各异的平民化人物作为自己的代言人。市场上就需要如此多的代言人?

答案如一百年前敲开中国开放大门的列强们内心的想法:这么多的人,该是多么大的市场呀!同样,如此多的用户群体,如此多元的社会结构,需要多少个性化群体的自我代言人,才能够满足诸多人的自我被代表的需求呢?

想到这里也就理解了,本质原因只有一条——人口多。需求的多元叠加之后,各种类型偶像的需求刚性早已注定今天的一切。

媒体的平民化更加剧了市场对于各种代言人刚性需求的烈度。于是全新媒体生态下的今天,更多的余佳文在酝酿,更多的代言人被需求,也无论其是否正面或者符合大众的口味。

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中国社会,这是造出余佳文们的第一种力量。

2、被策划的栏目,被消费的信任

两次央视节目的助力,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央视《开讲啦》节目组的威力。借助成熟人物的真情实感故事的讲述,或许未必能够达到的效果,被一个年轻90后的一番搅合就搞红了。

在中国大地,“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等等,诸多原创或者引进的电视类精品节目,无论是否真人秀,是否娱乐化,其核心点都在于从人性需求的本身出发,进行类产品策划和研发。它们借鉴了互联网《精益创业》的“MVP”方法的精华,栏目即产品,用户需求能够在诸多的品牌栏目中被发现,便意味着这类节目质量的提高。

正是这种媒体类节目质量的提高,回归产品属性,则意味着策划和包装的成本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能够想象,《开讲啦》栏目组在开策划会,讨论邀请哪位嘉宾,对嘉宾进行何种内容输出的要求,设计哪一个环节进行高潮突出等等背后的讨论和争论,就如每一期的《非诚勿扰》都会有一个两个突出的女性嘉宾和几句突出的几句经典言论一样。

这里的媒体节目首先是娱乐化的,更多是编剧策划的,是人工而非自然的。

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任何爆点或许都来自于剧本有本可依的设计。因为这是媒体的主场,这是媒体的地盘,这是娱乐化时代的鼎盛时期,爆点被大众需要,被资本需要,被媒体需要,更被剧本所需要。

得益于代言人的精彩表演,媒体收获的是其背后的利益。超出事实的设计又让这种利益的获取正当性被怀疑,其收获利益的同时消费的是更多大众的信任,如果这样的策划稍微超出社会的基本要求。

我们不能臆断,是否周鸿祎和余佳文在这次节目中的表现都是设计出来的,演习过的。但是能够将一个争议的人物带入到周鸿祎节目的现场,出任嘉宾并且发言,其背后的动机已经显露无疑。这样的一次秀,台上的表演者都是玩偶,无论其身份多么的特殊,无论其是精英还是草根,其都是投资人和公关公司运作的工具。

同时,具有策划元素的媒体力量的加入,让这种策划成为完成电视台KPI的工具,成为制造社会热点的需要。嗜血成性的媒体人,在尝到血腥之后,不会停止其追逐更大利益和更多高潮的脚步。下一次的高潮或许已经在设计之中,而且死亡的一幕也在酝酿之中。

新闻是有毒的,这种毒未必能够一次性毒死你,却能够助你高潮迭起、醉生梦死。如果你还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请先吃解药。否则,中毒之后,你留下的只有毒瘾,直教你高潮不断之后步向死亡。稍纵即逝的生命留给大众的只会是一颗流星划过的瞬间之美,短暂而不可持续。

这就是媒体,这就是策划的本性,这是造出余佳文们的另一种力量。

3、生意与事业的选择悖论

在接触了很多创业者之后,道哥发现在创业者中稀奇古怪的人物都有。各种表现为一门生意的创业,一种能够见得到天花板的创业项目,也有把本身的创业项目运作当做一门生意的创业者,追求突破天花板的限制,造就互联网创业高溢价之后的变现的目标。在其心目中创业,绝非事业打拼的过程,更多的是一次生意一次买卖。

如此的创业者几乎占据了大多数的份额,这也让创业更多表现为投机性的一面,而非投资性的一面。

投机性创业和投资性创业初衷不同,其操作路径的选择也会不同。首先是其目标设置的高远,接着是其具体举措的可持续性,其政策策略的延续性设置。而过把瘾就死的操作思路,决定着事业外衣背后的投机生意经。

越来越多投机性创业者的加入,增加了创业泡沫的浓度,也让所谓的击鼓传花的游戏观念更加普及,不计长期后果的短期行为便层出不穷。

余佳文的举动便是投机性创业行为的典型代表。年轻无畏,追求财富的最大化,是其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手段,同也是其短期价值变现的客观需求。接近于飞蛾扑火式的、不出位誓不罢休的内心设置,出现这样的举动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这既是当下的创业生态,投机性创业与投资性创业的不匹配比例带来的必然产物,也让约束余佳文最后行为底线的标准失去了作用,只在乎当前拥有,谁在乎长相厮守,即使这是你的项目,即使这是我的事业的口号满天飞,都无法掩盖其投机性创业行为的真实面目。

这就是当下的创业生态,这是造出余佳文们的又一种力量。

4、变与不变的迷茫

当下的互联网深深影响了我们的生活,90后个体作为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其思维模式与互联网思维的结合是无缝的。个性的怒放和自由的表达,其勇于闯出一片天地的劲头是任何互联网移民的老家伙们所不能企及的,包括书写《我的互联网方法论》教父级人物的周鸿祎。

有人认为此次余佳文与周鸿祎的一场戏或许是代表了旧势力的老一代人与新一代群体的冲击,套上了所谓代沟的概念。然而真正了解周鸿祎的人应该清楚,其争议性背后基本逻辑,什么是可以被颠覆的,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一个互联网老兵心中是由分寸的。

这种分寸的灵活运用是360能够成功的根本原因,拥有《创新者的窘境》解决秘钥的红衣教主或许比任何一个人都拥有发言权。

然而,已经冲破教主真正底线的余佳文,虽有着90后一代所希望拥有的创新勇气和力量,但其超脱意识形态、组织身份、个人情感之上的行为,对人类社会基本底线特别是诚信底线的破坏,让周教主实在无法忍受了,一次一场口水之战就此展开。

当我们在感叹互联网世界变化之快,今日的成功积累无法适应明日的挑战的时候,却未曾意识到,在不断变化和革新的现实中,有多少不曾发生变化的基本理念和根本的东西,依然在深深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个体。那些商业的本质,人性最为本原的特征,是每一个人内心和这个社会大厦最为基础部分的永恒存在。将这些永恒存在当做儿戏的做法,只能归咎于一个个体心智未曾成熟的原因。

90后个体活跃在我们社会上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因为未来的社会是属于他们的。但是这种踏入社会成为主力军的前提条件一定是其心智的成熟,否则,其监护人的父母或许就难逃其责。

在创业风潮之中,许多心智未成熟的90后创业者,已经让无数的社会基本共识被冲破。这里有更多的是需要改变的正当行为,又有多少是这个社会需要秉持的基本底线呢。初生牛犊的他们,破坏和改变的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需求,更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底线原则。

商业市场的驱动或许难逃其责,但90后父母的放任以及对于心智成熟的忽视更应被谴责。因为这样做最终影响的并不只是子女个体,更是伤害了这个社会的基本存在根基。

与此同时,失去父母护佑的90后,被一群典型的投资人所看中。一张白纸的小鲜肉,拥有在资本力量之下听话的基本条件以及刺激挑战的性格,更加催生了一批怀着投机心理的投资人。他们将这些小鲜肉收入囊中,变成为其赚钱的工具。

通过所谓资源导入、方向把握、方法指引以及指标化数据的修炼锻造,批量生产出了一批又一批90后的创业者,然后为其贴上“成功”的标签。过早坐台的90后,他们伤不起的或许不是自己的青春,更是未必有真正未来的当下现实。心智不成熟而导致的悲剧一个个在上演,创业泡沫之后的满地鸡毛,或许才是对90后创业者的最大伤害。

90后的无错,反而凸现了他们父母的罪过。放任心智未曾成熟的子女出入社会,任由社会商业气息对其进行无底线、无准绳的冲刷影响,最终的结果便是造就了不计其数的“仲永”。

将子女过早甩手掌柜式的交由社会去自由锻造,或许是一种信任的代理,但同时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是造出余佳文们的又一种力量。

5、榜样力量,榜样光环的失去

在过往的年代,能在媒体聚光灯下现身的榜样,往往都给了我们巨大的力量和发挥了带头作用。余佳文被互联网创业氛围淡薄的广州创投圈尊为90后创业者的大师兄,其榜样价值被凸显出来了。然而,富有争议性的话题,富有争议性的一个榜样,让这种榜样力量失去了其本来的荣光。贫瘠的广州创投圈经不起如此的伤害!

道哥以一个媒体人或者一个创业导师的身份,接触到的了许多南派的创业者,其对于品牌传播基本方法的一无所知,对于媒体关系的无法掌控,因而很容易便形成了畸形的媒体传播观念。

要么放弃所谓的媒体品牌传播和包装,要么进行一种近乎于赌徒式的疯狂冒险之旅。这种暴发户,爆款的心态一直萦绕内心,对于基本传播规律掌握的缺失,让其用一种超乎媒体手段本身的方法去博出位。

就如一个男生与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之后,会想尽心思找一个女朋友在其前女朋友面前炫耀;一个暴发户缺乏身份的被认同,就会将所有的金钱用在购买豪车等物质财富,以弥补其精神和身份认同的缺失。

变态的价值观在当下互联网大潮冲击之下,让人们前赴后继地加入其中,继续选择近乎变态的手法来欲盖弥彰。

缺什么补什么,应该解读为补什么意味着却什么。

这或许是一个榜样力量的崩塌时代,一种极度匮乏状态下的自然反应,一种极端化的处理方法造就的悲剧,这是造出余佳文们的又一种力量。

结语

余佳文现象不是一个单独的个案,许许多多的余佳文正在排队看着即将成为先烈的前辈,心中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真正成为继任者。

社会快速发展进步的背后,是人类精神世界精进迟缓而造成的天然不对称。有人借用了这种不对称形成的空间,成就了所谓的自己的梦想,但不过是一场所黄粱美梦,在梦醒时分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满地的泡沫磨灭后的狼藉,只剩下曾经捧你上天的恩人们的各种嘲笑。

这或许就是造就社会进步过程中泡沫过渡期的共同特征。在这样一个混沌的发展时期,能够坚守基本的底线的个体,能够超脱短视行为、具备战略眼光的创业者,才是最后那不到1%的胜利者。曾经闪耀的投机者,就如七彩的泡沫随着太阳的炙烤,终将破灭到了无痕迹。这或许就是创业九死一生,向死而生描述的诠释吧。

在当下充满诱惑且快速臆前进的社会环境,能否禁得住诱惑、保持一颗强大的内心,是决定你做融入大海的一滴水还是曾经辉煌闪耀的一个泡沫的基本条件。选择余佳文的道路本身就有风险,我们只能说选择需谨慎。我们也有其我们自身的劣根性,也喜爱美好的东西,更多七彩泡沫的破灭不也是不错的美景吗?只要ta不是我就好。这或许就是造就更多的余佳文事件的最后力量。

你选择做泡沫还是水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