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反了营销牌以及生不逢时,会让《滚蛋吧肿瘤君》的十亿票房折腰吗?-克里焦点网

今天是《肿瘤君》上映的第3天。很幸运,本周《捉妖记》《大圣归来》等票房吸金王已经接近尾声,而新的竞争影片如《终结者5》等还没有上映,《肿瘤君》基本算是这段档期的一霸,尤其是其点映破了1200多万,甚至有宣传方高调的称其为“下一部十亿票房电影”。

但是,从商业的角度上看,它也很不幸:就在《肿瘤君》首映的当晚,天津塘沽发生爆炸,整个国家都笼罩在一片悲伤的气氛中,不少娱乐新闻和娱乐活动都自动取消。这让《肿瘤君》在宣传上显得有些生不逢时。

而此前以悲情为主的影片营销,和最终被病魔打败的故事基调,则让《肿瘤君》陷入更大的尴尬:有谁愿意在这样一种全国氛围下,观看这样一部听上去就有点悲痛的电影吗?

号称10亿票房的《肿瘤君》,没有热起来

今年暑期档上映的《捉妖记》原本是安乐影业与万达院线共同投资的影片,但由于万达在《捉妖记》同档期内同时投资了《煎饼侠》而不得不错失这次合作的机会。而《肿瘤君》则让安乐影业与万达院线重新联合起来。

安乐影业制作的《捉妖记》目前总票房已经超过21亿,而万达院线又是“知名土豪”。有了这两家投资方的背书,上映之前,因为点映破1200万的高额票房,曾经有片方相关人士自信地预言,“《肿瘤君》可以以小博大,可能会成为今年第三部票房超过10亿元的国产影片”,江老板甚至将《肿瘤君》称为《捉妖记》票房纪录的接棒者。

但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总票房超过10亿几乎无望。截止今天晚上8点钟,肿瘤君上映3天的总票房是13000多万,但其中包括将近2000万元的点映票房,平均下来每天才3000多万,远远低于之前首日破亿的《捉妖记》、《煎饼侠》。

娱乐资本论记者在与影院经理聊天时了解到,《肿瘤君》并没有之前预期的那么好。“如果按照10亿的片子看,刚刚起片两天,晚上8点左右的上座率起码要达到65%以上,但是《肿瘤君》的上座率最多也就是40%。如果今天票房还是上不去的话,明天开始肯定会减少排片。”

从接下来的档期分析,《肿瘤君》还会面对一堆七夕爱情片,紧接着更要受到《终结者5》的考验,陆续还有《烈日灼心》、《聂隐娘》、《三城记》等影片上映。肿瘤君到底能从这个“冷门档”中获得多少票房并不好说。目前不少影院经理预测都在“2.5-4亿之间”。

打反了的营销牌,以及生不逢时遇到了“国难”

起片前两天并不代表日后的总票房不佳,这个暑期档《大圣》的逆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肿瘤君》也可以走逆袭这条路。但前提是,需要大量的自来水安利。目前《肿瘤君》在豆瓣和时光网上的评分分别是7.9和7.6分,评分虽不错,但其中最多的评论是,“看《肿瘤君》,笑着笑着就哭成傻逼。”从情绪上看,自顾自的共情者多,荣辱与共的安利者少,靠“自来水”肯定是不够的。

再说回这一次《肿瘤君》的营销手法。

8月初,《肿瘤君》同名话剧搬上舞台,细腻地描述了“熊顿”死亡让观众泪奔;影片《肿瘤君》首映礼上,女主角白百合数次飙泪;江老板等人在谈论这部影片的时候也表现的颇为沉重。再加上熊顿之死作为不可改变的沉重底色,这让影片一开始就笼罩着悲情气氛。

之前,小娱曾在朋友圈内做了个小调查,看过《肿瘤君》的女生基本上都是哭着走出影院大门的,一位观众表示,悲情的太过了,“其实电影到白百合与吴彦祖最后一次出现在病房里结束就好了”。其实在小娱看来,温馨的画面也可以表达悲伤,后面白百合躺在母亲怀里以及葬礼那一段,明显就是让观众飙泪的,看完想不哭都不行。

而在天津国难之后,《肿瘤君》的所有宣发几乎就停滞了下来。

对于广大观众而言,当初进影院,明明是冲着这部影片的正能量才去的,没想到看完以后却变得更加伤感。尤其是在天津塘沽爆炸之后,整个国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以悲剧结局的电影更加不符合观众的寻求心里治愈的预期。

虽然看过的人都知道,《肿瘤君》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悲情,但购票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前置的,导致其只能被营销和初步印象所左右。

山东鲁信影院排片经理就认为,《肿瘤君》要想在票房上有所超越,需要转变宣传方向,进行二次营销,不要再拿悲情当做最大卖点,否则,票房不会有太大突破。

安全感,才是电影观众追求的目标

著名文艺商人、中汇影视创始人侯小强说过很多有关影视的精彩言论。其中,有一条是:好的商业电影是让你在电影院里哭了、笑了、感动了,然后走出影院就忘记了的电影。

其实他说的本质就是安全感,“回到过去获得安全感,所以怀旧题材流行;通过比惨获得安全感,苦情剧很有市场;以及通过短暂的对现实的抽离获得安全感,比如看看恐怖片、惊悚片。”

那么,《肿瘤君》因为故事基底是建立在现实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再加上过分靠近电影市场人群,时间隔得又如此之近,因此非常缺乏“疏离感”,这也就是意味着,无法提供“安全感”。

相比之下,同样两部获得不错票房的苦情电影《山楂树之恋》、《桃姐》、《归来》,就没有了这个问题,所以三者的票房都相当不错:比如《山楂树之恋》,影片的结局也因白血病死亡,但影片整体背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桃姐》主要讲述典型的香港人生活,在大陆几乎没有人家会多年雇佣老佣人;《归来》讲述文革时期的守护。

这些影片中讲述的事件,不论在时间上还是空间上,离现在的电影观众都很遥远,哭泣了、感动了、共情了,最终还是会回到温暖的现实。

但看完《肿瘤君》,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在故事,都缺乏这样的条件。